<var id="vhpzr"><strike id="vhpzr"></strike></var>
<var id="vhpzr"></var>
<th id="vhpzr"><progress id="vhpzr"></progress></th><var id="vhpzr"></var>
<cite id="vhpzr"><video id="vhpzr"><menuitem id="vhpzr"></menuitem></video></cite><span id="vhpzr"><cite id="vhpzr"><video id="vhpzr"></video></cite></span>
<cite id="vhpzr"></cite>
<menuitem id="vhpzr"></menuitem>
<var id="vhpzr"></var><var id="vhpzr"></var><var id="vhpzr"></var>
<cite id="vhpzr"></cite><cite id="vhpzr"><strike id="vhpzr"></strike></cite>
<var id="vhpzr"><video id="vhpzr"><listing id="vhpzr"></listing></video></var>
Discuz! Board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

資訊

訂閱

中國兒童文學七十年:重新“發現”并理解兒童

2019-11-12| 來源:互聯網| 查看: 317| 評論: 0

摘要: 原標題:中國兒童文學七十年:重新“發現”并理解兒童記者丨楊司奇從一百年前的五四時期開始,新文化知識分......
時之扉

原標題:中國兒童文學七十年:重新“發現”并理解兒童

記者丨楊司奇

從一百年前的五四時期開始,新文化知識分子們開啟了“兒童的發現”。周作人說,要將兒童視為“完全的個人”,鄭振鐸說,“兒童文學是兒童的——便是以兒童為本位,兒童所喜看所能看的文學”。由此,中國現代兒童文學的創作也正式開始。經過了時代的風風雨雨,中國的兒童文學也經歷了許多波折與收獲。

近日,由現代出版社組編出版的“兒童文學光榮榜”書系面世。這套書系匯集了1949年以來五代作家的代表性作品,兼具文學性和影響性,涵蓋小說、童話、散文、詩歌、科幻、寓言等兒童文學的不同文體面貌。其中既有冰心、陳伯吹、嚴文井這些耳熟能詳的老一輩的兒童文學作家,又有王勇英、湯湯、陳詩哥這樣新一輩的兒童文學作家,展現了一幅兒童文學七十年的精神地圖索引。

11月7日,中國出版集團旗下的現代出版社特別舉辦了“兒童文學光榮榜”書系新書首發式暨座談會。當日,選編顧問束沛德、金波、張之路、王泉根、高洪波、朱永新、臧永清等多位在兒童文學和推廣領域建樹頗深的作家、學者,圍繞兒童文學的諸多話題在座談會現場進行了對談。他們從中國兒童文學創作與出版七十年談起,以口述的方式回顧了中國兒童文學七十年的發展歷程。

“兒童文學光榮榜”書系(75本),陳伯吹、張天翼、嚴文井等著,現代出版社2019年10月版

中國兒童文學七十年的三個階段

束沛德

我不是兒童文學作家,既不寫兒童小說,也不寫童話、兒童詩,嚴格地講,我也不是一個作家,但是我在作家協會工作了幾十年。

1952年我來到作家協會,做得比較早的工作是在1955年參與起草第一個關于發展兒童文學的指示。當時我在作家協會創作委員會工作,其中的一項工作就是閱讀研究當前的作品。那時候出版的書籍和刊物沒有現在這么多,每個人要把當時出版的兒童文學讀物讀完,這樣我就有機會在閱讀過程中寫了幾篇關于兒童文學評論的文章。到80年代,我才開始分管聯系兒童文學創作方面的工作。我跟七十年兒童文學可以說是一起走過來的,對兒童文學這條曲折的路還是深有體會的。

50年代時,確實迎來了兒童文學的第一個春天。因為有《人民日報》社論和作家協會的批示,發動193個北京、華北地區的作家為兒童寫作,集中出來一批兒童文學作品,現在留下來能夠進入光榮榜書系的很多作品還是當時出版的。這里面有成人文學作家寫的,也有兒童文學作家寫的,好作品很多。我印象最深的第一個是嚴文井的《小溪流的歌》,他寫的童話作品是詩情和哲理的結合,在當時有深厚的影響。他說,“童話是一件特殊的事情”。第二個是《小兵張嘎》,小兵張嘎這樣鮮明豐滿的形象一直流傳到現在。第三個是柯巖的《小兵的故事》。這三部作品到現在來看,仍然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當然也有左傾思潮的侵襲等等,兒童文學發展也受到影響。

《小溪流的歌》,嚴文井著,人民文學出版社1959年版

第二個春天是80年代改革開放之初。廬山會議后,《人民日報》又發表了進一步加強和改進少年兒童文學讀物創作和出版工作的文章,作家的創作激情高漲,張之路、高洪波等都是80年代涌現的作家。從前兒童文學一直被看作小兒科,經常處在被遺忘被忽視的角落,但是從那時到現在這么多年,兒童文學引起了從社會到家長的全面重視。80年代兒童文學的好作品很多,當時一個是曹文軒,一個是秦文君。

那現在算不算第三個春天?新世紀以來,很多成人文學作家參與兒童文學創作,圖畫書慢慢興起,還有科幻文學等等,這幾年都有大的發展。兒童文學確實可以說處在蓬勃發展的新階段。

讀書都是以書找書的過程

朱永新

閱讀兒童文學作品,尤其是經典的兒童文學作品,不僅僅是語文教學應該做的。兒童早期生活在以自己的家庭為圓心的小小世界,他們需要更大的世界,需要認識更多的人,而這一點往往是通過文學實現的,文學成為補充他生活的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在閱讀過程中,他們會和書中的人物、動物等所有一切進行對話,他們可能并不能深切地區分書中的人物和現實中的人物,往往是同等看待,所以在他們的世界里,這些都是真的,都是現實存在著的。對兒童來說,那些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會幫他們看到一個更生動、更廣闊的世界。

尤其是兒童文學中,往往都充滿著引導兒童向善、向上的力量。像童話作品、科幻作品,還會激發兒童的想象力。兒童的想象力、思維力、道德成長,遠遠超出了語文教學的范疇,語文教學或者小學語文只是聽說讀寫,只是作為工具的力量,而兒童文學遠遠超出了工具的力量。所以在兒童時期,需要給他們選擇最好的作品,幫助孩子們形成一個好的閱讀習慣。兒童的情趣可以培養,如果一開始僅僅是好玩、有趣、通俗,是非常不夠的。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兒童早期的精神胃口,幫助他們形成一個真正懂得審美、懂得追尋的力量。

在山東淄博,有一所新教育實驗學校,親子閱讀、全班同學共讀、師生共讀是學校很重要的景觀。閱讀過程中有位父親介紹:他跟女兒在小學階段讀了154本書,他說他一輩子都沒有讀過這么多書。這位父親是當地很有名的企業家,過去經常喝醉酒回家,回到家時女兒已經睡覺了,而早晨女兒上學的時候他在睡覺,基本是影子父親。但是自從和女兒一起讀兒童文學以后,他發現文學的天空比酒桌的世界要精彩得多,漸漸地就不出去喝酒了,而是和女兒一起讀書。有一天幾個家庭聚會,女兒在飯桌上問她爸爸,誰是你的夏洛?他很得意,因為其他人都聽不懂什么意思。夏洛已經像種子一樣播在了父親和女兒的心中。

兒童早期的閱讀不僅僅對兒童,對成年人、對家庭的建設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很多人對給兒童推薦書不以為然,其實我覺得很關鍵,現在兒童功課壓力很大,怎么將最好的時間用在讀最好的書上,是很值得關注的。像這套《兒童文學光榮榜》也是在做這樣的事情,把中國70年來兒童文學的優秀作品匯集在一起,通過某一本書可以再做延伸閱讀。讀書都是以書找書的過程,通過這個作家認識這個作家的其他作品,以及認識他喜歡的其他作家,慢慢地,書的世界就開始延伸,閱讀的范圍就開始擴大。這樣一個過程是好書連接的過程,從好書中尋求更多的好書,也是兒童閱讀非常重要的路徑。

年輕作家要做好理解當代孩子的準備

高洪波

兒童文學70年的發展歷史中,前30年我是受益者,一直在讀老前輩們的作品,后40年才參與其中。1979年,我從部隊轉業到《文藝報》,分工的是兒童文學。當時我的工作是參加所有能參加的兒童文學重要會議,包括廬山會議、泰山會議、煙臺會議等,然后進行系列報道。第一屆全國優秀兒童文藝獎頒獎時,我在現場,那時候我就產生了一種沖動,想為孩子寫作品,同時我也成為了一個小女孩的父親。從前30年的受益者,到后40年的參與者、見證者,現在面對著70年的“兒童文學光榮榜”,我還是百感交集。

關于當前原創兒童文學的現狀,我記得曾經有一個簡單的概述。當年徐遲總結云南用了六個字——“美麗、豐富、神奇”,后來我也模仿他做了一個對兒童文學近況的概述,“美麗、豐富、本色”。關于美麗和豐富,我不做更多描述。我覺得,像張之路的《吉祥時光》、劉海棲的《小兵雄赳赳》、趙麗宏的《童年河》這樣的作品,都是“本色”,也就是以本來面目示人。

《童年河》,趙麗宏著,現代出版社2019年版

為什么本色更能打動人?我覺得兒童是最值得尊敬的人類,他們是以他們的天真、真誠、赤裸裸光腳丫的形象來向世人展示他們的存在。三個月的孩子就有自己的意識了,再大點兒,就有了他自己的表達方式。我們現在對孩子的認知,有了更深層、更科學的理解,不再是以往傳統對孩子的理解,而是把他們作為最可尊敬的人類納入我們的視野,至少我在寫作的時候是遵循這個的。把他當作最值得尊敬的對象,在這樣一種平等的交流協作中,我們進入孩子內心時就不是高高在上的,不是傲慢的,不是訓教式的,這是我們這一代兒童作家進入文壇后發生的最大的改變。

如果說還有一些不足的話,我們的兒童文學作家在修養與思想方面還是要下功夫。我希望比我更小、更年輕的作家在他們的書里對兒童有所呈現,寫得更加豐富。我希望年輕作家們做好更多的哲學準備、思想準備,尤其是對當代孩子理解的準備?,F在的中國孩子們也挺復雜的,比如14歲的孩子殺了一個小女孩,我很震驚,這也是我們的孩子。當然,我們也有很多優秀的孩子,但是怎么了解這代人,讓他們在思想上變得更加強壯,為這幫孩子找到他們的位置,這是今天特別重要的課題,希望出版界、文學界、教育界共同努力來完成這個課題。

最重要的是真正給兒童寫文學

金波

我從事兒童文學創作一開始是從興趣出發。我上大學期間,國家開始重視兒童文學。在這之前,我小時候只讀過冰心,其他書籍沒有讀過,后來開始讀蘇聯的兒童文學。我們自己的兒童文學,在我的童年并沒有太多深刻的印象。后來大概1955年、1956年,就是剛才束沛德先生說的那個情況,因為要求作家們每人每年寫一篇兒童文學作品,我那時候才知道中國有哪些兒童文學作家,我讀著他們的兒童文學作品,同時我也開始了我自己的兒童文學創作。

這樣一個漫長的過程,從好的方面說,我吸收了很多營養,比如中國傳統民間的童謠,蘇聯的兒童文學,五四以后有一些作家,葉圣陶、冰心這些作家都開始給孩子們寫作。特別是1955年之后,國家非常重視兒童文學,發動了那么多作家為孩子們寫作。我覺得這是中國兒童文學發展的一個關鍵時期,沒有那樣一個時期,我閱讀的范圍是極其狹窄的,幾乎沒有兒童文學的概念,我并不知道那就是兒童文學。

當然,由于我們學習蘇聯兒童文學創作的經驗,那個時期(上世紀50年代-60年代)的兒童文學比較強調教育功能。這個傳統無可厚非,但我們的兒童文學創作一段時間以后,出現了一些問題,比如說教。后來兒童文學就像茅盾總結的“政治掛了帥,藝術脫了班,情節公式化,人物概念化,文字干巴巴?!边@是茅盾1961年閱讀了1960年的大量作品之后,概括的當時兒童文學創作的情況。我覺得這又是一個很重要的標志,我們已經意識到,兒童文學有過大發展,有過那么多作家為孩子寫作,但是在寫作道路上又出現了坎兒。

后來“文革”開始。有一個數字統計,“文革”十年里才出了1200多本書。當時兒童文學只有兩家出版社:北京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上海少年兒童出版社,專職為孩子寫作的兒童文學作家也就20人,一年只出版20多部書。廬山會議我參加了,總結了“3個2”——兩個出版社,20個專業作家,每年200本書。如果第一個十年是給我們帶來機遇和重視,經過了“文革”十年,是覺醒的時期,去思考兒童文學究竟該怎么寫。

新時期開始以后,兒童文學才真正稱得上是大發展。由于改革開放,我們可以借鑒不同國家的經典名著,接觸了很多優秀的外國兒童文學,我們又開始在兒童教育方面、兒童心理方面更接近兒童了,兒童教育的科學性、進步性決定了兒童文學的發展。我認為最重要的兒童文學就是真正給兒童寫文學,尊重兒童是關鍵。如果一個作家在心理上不尊重兒童,他就了解不到兒童最真實的情況。我們尊重兒童,才能熱愛兒童,理解兒童,兒童文學才能夠寫得更真實,還原兒童原本的面貌。

那現在算不算第三個黃金時期?我覺得已經看到了初步成績。最重要的標志是對于兒童文學的自信。曹文軒的獲獎不只是他個人,而是代表了中國兒童文學發展的概況,由于中國兒童文學有了這樣的發展,所以才出現了曹文軒的獲獎。我覺得我們寫中國兒童的童年,應該更強調現實主義的寫作,特別是要寫好中國式的童年。我們現在“發現”了兒童,知道了我們應該尊重兒童,尊重現實生活,這是當下兒童文學發展很關鍵的時期。

《烏丟丟的奇遇》,金波著,現代出版社2019年版

兒童文學不能說教,而要靠想象力

張之路

我是上世紀50年代長大的,那時候老一輩兒童文學作家寫的東西對我們是有影響的。很多作家其實比我們大不了幾歲,但是他們成熟得比我們早,比如我上的小學是北師二附小,我后來才知道,劉厚明在那里當過老師。劉心武比我們也大不了幾歲,我在十三中上中學,可能快畢業的時候,劉心武來這里當老師。

這幾天談這套書的時候,我會想起來很多我們作為兒童文學作家的意義,每次我給孩子寫東西或者到校園里跟他們介紹書的時候,我都覺著我在感染他們,他們也在感染我。所以我腦子里總是冒出很多非常小的例子,但是形象非常鮮活。比如一次我跟孩子們說,我們要像蜘蛛那樣在腦子里結一個網,將來你們周圍的那些靈感就像小蟲子一樣,你們有了這樣一個網就可以把它們抓住,這個網靠一本本的書支撐起來。但是有個孩子跟我說,有的蜘蛛不會結網,我一下就愣了,他敢這么說,就是有依據的。我說你說得對,老師不太清楚,我以為蜘蛛都會結網。

另外一節課,一個二年級的同學和我一路走,一邊走一邊說“節肢動物,節肢動物”。我說你跟誰說話,他也不理我,突然我意識到,他在糾正我上課時的錯誤。我說蜘蛛是世界上最聰明的昆蟲,它能自己制作勞動工具來養活自己。他說蜘蛛不是昆蟲,是節肢動物。昆蟲有六條腿,蜘蛛是八條腿,跟螃蟹一樣。類似的小事,表面對我是打擊、是指正,但是給我帶來了溫暖。這樣的例子非常多,都在感染著我。所以我越來越明確,我們作家到學校就是種下一顆種子。其實一個嬰兒出生后所有東西都具備了,我們后來做的工作就是點燃、澆灌、照射。當我們意識到這些的時候,以前的那些說教就大可不必了。我現在講課,也不講閱讀與寫作,而是講想象的力量。結尾的時候,我總是告訴他們,同學們,今天種下一粒文學或者科學的種子,明天你會收獲一棵碩果累累的大樹。

一個兒童文學作家要被接受,今天比50年代更難

王泉根

我最近一兩年在兒童文學歷史梳理上花的時間比較多,已完成了兩部書:一部《百年中國兒童文學編年史》,是關于文獻的;一部《中國兒童文學史》,對中國兒童文學,尤其是新中國兒童文學,做了些歷史回顧、梳理、總結、探討。對于我來說,我與張之路、高洪波有相同的地方,都是在50年代看兒童文學書長大的。在50年代讀書長大的一批孩子,對文學的理解,接受的文學教育與60至90年代是不一樣的。從事文學史研究的時候,我把自己童年閱讀的體驗和閱讀成長的精神緯度融入在里面。

回顧一下新中國70年兒童文學發展史,如果要分幾個階段的話,文藝報劉颋曾經發過一篇文章《關于70年兒童文學的原創》,我認為第一個階段是50年代黃金十年到60年代艱難的探索。50年代黃金十年奠定了社會主義兒童文學的基礎,新中國兒童文學的脈絡、傳承和起步、奠基性的作品在這個階段。這個階段敘事性文學、小說的創作有大批經典?;孟胄缘奈膶W,童話為主的創作也有經典性。這批作品到今天依然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依然可以提供精神滋養。

60年代以后艱難的探索,有很多種復雜的原因,因為整個國家本身也進入了艱難探索的時期,文學、兒童文學的探索一樣變得艱難。最艱難的階段是“文革”時期。我寫過一篇兩萬多字的關于“文革”時期兒童文學編年史的探討文章。中國少兒出版社在1979年出版過一本《1949-1979少年兒童讀物》,這本書非常珍貴,我根據這本書一年一年地統計,十年當中原創的兒童文學一共是1600多本。改革開放以后,中國兒童文學進入全面探索時期,東西文化八面來風,四處碰撞,我們吸收的東西很多,思考的東西很多,80年代是不斷探索、不斷追求新事物的階段,確實涌現出了站在最前面的一批作家和作品。這批作家當年也是二三十歲,沉淀下來到今天,經過幾十年以后,這批作品已經成為支撐70年兒童文學發展的重要作品。

兒童文學市場化以后,經受的沖擊和壓力比以往任何時期都大。如果五六十年代主要是政治文化對兒童文學的影響,那么從改革開放到今天的商業文化,兒童文學進入了更多緯度的探索,既有市場經濟的影響,又有互聯網時代的影響,現在,一個優秀的作家要為我們今天的兒童所接受,某種程度來說比50年代難度更大。

進入新世紀以后,兒童文學又進入了新時期,它所接受的東西,總結的東西,經驗也好,教訓也好,到了這個階段更加成熟。兒童文學作家是一步一步成長起來的,一代代人繼承,一代代人創新。今天這代兒童文學作家,中堅力量可能是60后、70后,80后、90后也起來了,50后慢慢退到二線。60后、70后這批作家四五十歲了,他們的思想、創作、審美理念越來越成熟,今天一線的兒童文學原創作品整體面貌的呈現,很大程度上就在他們的作品當中呈現出來。

90年代以后,社會文化環境有了很大的改變。比如兒童文學更加關注現實主義的題材作品,反映農民進城務工的作品越來越多。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這批兒童文學作家對于兒童的認識更加成熟,他們是經歷改革開放長大的,又經過互聯網時代的浪潮,接受著新的知識、文化的挑戰。未來的兒童文學如何走向,至少未來十年當中,很大程度上取決于60后、70后、80后作家的視角、追求和審美取向。

整理報道丨楊司奇

編輯丨徐偉

校對丨翟永軍

責任編輯:

分享至 : QQ空間

10 人收藏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邀請

上一篇:暫無
已有 0 人參與

會員評論

社區活動
精子活力低下有哪些癥狀

$【耽美漫畫】熱門推薦《命運扭轉》最新章節_無彈窗全文免費觀【....】

654人往期回顧
關于本站/服務條款/廣告服務/法律咨詢/求職招聘/公益事業/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15-2020 會昌信息港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會昌信息港 X1.0
足彩高手群 清炸鹌鹑网| 道教协会网| 士兵之恋| 油淋苦瓜网| 自贡水煮牛肉网| 烩肥肠网| 河北人才网| 锅烧海参网| 猪肝菠菜汤网| 太平洋手机网| 柠檬鸡网| 瑞星| 星洲日报| 炸汁儿网| 怪味鸡片网| 荸荠一品锅网| 奶汤网| 雨后春笋网| 松树猴头网| 小豆糕网| 清蒸火腿网| 杂烩锅子网| 中国化工人才网| 贵妃鸡火锅网| 瓤木花雀网| 教育教学论文网| 憨鼠社区| 三宝酱虾网| 姜汁鸭掌网| 黄瓜汆里脊片网| 中国网| 淮南报业新闻网| 淮杞炖羊肉网| 会计网| 枸杞海参鸽蛋网| 烩海参网| 华商基金| 芹菜清疸汤网| 小肚儿网| 烧汁煎生蚝网| 清焖莲子网|